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武汉女记者畅谈循着郑和的路远行

发布时间:2019-05-27 07:16 作者:彩77 浏览次数:

  3月30日下午,在北京世纪大厦的中国船级社会议室里,中国造船工程学会、中国航海学会、中国海洋学会,中国大洋协会、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海洋分会联合召开了“郑和下西洋”研讨会。

  研讨会有两项内容:一是听取范春歌介绍她于去年7月初至10月初完成的“重走郑和路”第一行程即南亚8国的万里远行。二是与会有关专家发表对“郑和下西洋”以及范春歌“重走郑和路”的观点。

  “重走郑和路”是《武汉晚报》资深记者范春歌数年前开始精心策划的一次活动,她将沿着南中国海、印度洋、阿拉伯海追寻郑和率领的那支庞大的中国船队七下西洋的遗踪。这一越洋采访计划得到了武汉晚报社的倾力支持。

  整个行程预计跨度3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南亚,已于去年7至10月完成。范春歌从郑和当年起航的地方江苏刘家港出发,穿过台湾海峡,依次经过越南、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8个国家。经过休息、调整,今年6月范春歌将接着走第二阶段5个国家:沙特阿拉伯、伊朗、阿曼、也门和埃及。第三阶段将于明年上半年进行,依次走访非洲的索马里、苏丹、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马达加斯加、南非,最后抵达好望角。在完成了郑和下西洋的全部路线后,范春歌最后将踏足欧洲———哥伦布的故乡,虽然郑和当年并没有到达这里,但采访终点放在西方航海家的故乡,是想借此做一次深刻的思索,以探究东西方文明当时未能发生碰撞的原因。

  在中国新闻界,范春歌是个很有名气的记者,她曾纵贯中国南北,只身中国陆地边疆万里行,三次赴藏,到达南极考察。在一次一次生命放逐中,她承受着双重压力:不仅要忍受生理的极限,还要完成每天数千字的新闻报道。1998年,《武汉晚报》在全国率先成立第一个以记者名字命名的新闻工作室──“范春歌工作室”。她以记者敏锐的视角,颂扬正义,抨击邪恶,在她身上体现着一个新闻记者的优秀品质。中国第一个记者节这天的CCTV《东方之子》,介绍了这位被新闻界称为“独行侠”的女记者。

  在很多人眼里,记者是一个非常风光的职业。范春歌也这样被人羡慕着,何况她身上有诸多的荣誉,诸如范长江新闻奖、中国百佳新闻工作者、中国记协理事、省人大代表等等。但对于这个已届不惑的女性,这些都不是她刻意追求的,一次次的生命远行,她是当成一项项事业来做的。据统计,在非军事职业中,矿工是最危险的职业,其次就是记者。在和平时期,记者的危险性会大大降低,但范春歌所做的一次次远行充满着艰辛和危险。“重走郑和路”途经几十个国家,沿途气候多变、语言不通、资料匮乏、护照签证期有限,甚至瘟疫、艾滋病以及频仍的战乱,还有远离祖国只身在外的孤独。其实最大的孤独不在于一个人走,而在于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和接受她。应该说,与前几次远行相比,这次跨洋行动对范春歌是一次全新的挑战。

  长着一双长腿的范春歌,有一句被广为传播的名言:“只要世界上有路,就有上路的;有天职,就有听从召唤的;有死神,就有敢于赴约的。”

  “在报社策划‘重走郑和路’的选题时,我常常面对世界地图,缅怀这个远离现在600年的中国男儿的英姿。当他长袍飘飘挺立在巨船上、挺立在汹涌的印度洋的波涛上时,后来以航海闻名世界的达伽玛、哥伦布、麦哲伦还未出世。而600年来,我们和这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一样,一说起航海史就会唠叨那三个欧洲人的名字。”

  “那年,我随中国南极考察记者团赴南极,乘坐探冰船穿过德雷克海峡。那些天,我不断地从地图上辨识这片海域的每一座岛屿的名字,发现它们无一例外地由最早发现它们的外国人命名,当然没有一个中国名字。就连我们穿过的这条世界著名的大海峡,也是以最早穿越它的一个英国海盗的名字冠名的。”

  “哥伦布少年时代就受《马可波罗游记》影响,立志长大后要寻找神秘的东方,虽然后来他率领的船队因为方位的问题没有到达东方而是发现了美洲新大陆,然而世界因为这一发现而改变了方向,也可以说一本游记改变了世界的进程。世界七大文明古迹之一柬埔寨的吴哥窟就是一个法国人拿着一本中国人的游记发现的。我常想,为什么不是我们中国人拿着自己写的游记来发现它,而总是外国人来探我们的丝绸之路、我们的敦煌?为什么我们从没有到海外去发现金字塔、寻找玛雅文化?我线年!”

  “为什么人类文明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航海没有带来地理上的发现,为什么郑和七下西洋之后,中国又采取了闭关锁国的政策?有人说,郑和是一个悲剧,一开始气势磅礴,很辉煌,但最后结局黯淡无光,消失在历史长河里,如雁过无痕。对于这位伟大的航海家,我们不能仅仅抱着惋惜、遗憾的态度,而要思考:他的得失在哪里?我们从他身上能得到些什么教益?”

  “有媒体评介说:范春歌将是第一个全程走完当年郑和下西洋路迹的媒体记者。对此,我深感荣幸,也倍感压力,虽然我一个人在走,身后却有我的祖国。我是中国读者伸向海外的眼睛,打量祖先那段沉浮在岁月长河中的历史,一段无与伦比的蓝色文明。”

  “80多天的只身追访,我走过了越南的归仁港、柬埔寨的吴哥城、泰国的湄公河、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印度尼西亚的三宝垅、印度的科钦岛、斯里兰卡的加勒和马尔代夫的马累。而这仅仅是全部行程的三分之一。今年,还有中东半岛和非洲东海岸等待我的跋涉。”

  “一路走来,我也一路在沉思,在采访中,我一次次被震撼。在泰国清迈,我找到了郑和清朝末年迁徙到这里的一支后裔,他们已基本上不会使用中文,并融入了泰人血统。在印度一个古老的渔岛上,我发现了郑和传过去的中国渔网,这使大海成为当地人的银行。但在郑和登陆的地方,当地人并不知道郑和,我费尽周折找到的纪念碑也不是为郑和所立。在印度南部的卡利卡特一个僻远的小渔村、郑和率领2.7万多人登陆过的海滩,人们好奇地围住我,询问我来自哪里,到这里找谁?他们听了我的回答后诧异地说,我是他们见到的第一个中国人。他们的身后有一座航海碑,它是为欧洲第一位绕过好望角发现印度的达伽玛而立的。他们不知道,我的祖先登陆这里比他要早近一个世纪!”

  “在马六甲,10年前当地的华人从中国福建订制的郑和石像,一直不被允许矗立在公共场合,如今还被弃置在一个长满荒草的停车场里。我们的祖先以和平、贸易的方式传播文明,没有侵占别人的一寸土地,但几百年之后反而不如一个殖民者著名,这让我的心里很不平衡。”

  “站在达伽玛的纪念碑前,我感慨手中没有一砖一瓦,不能为我的祖先筑一座丰碑,海风扑打着我被阿拉伯海的阳光灼伤的脸颊,我不知该如何表达一个中国人的心绪,在海鸟翻飞的海滩上,我弯下腰在沙面上用中、英文写下一行文字:‘中国—郑和—1405’,我相信总有一天,世界会读懂它的含义”。

  郑明(海军装备部部长,少将):在开这次研究会前,我专程去了一趟武汉,见到了范春歌记者,我感到报社对她的这次行动非常支持,但是她也遇到了很多压力,于是我就下决心要召开这样一次会议,把涉海各界的同志们请来,为她鼓劲。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活动,可以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发扬走向海洋、友好交流的奋斗精神。西方著名的中国科技史专家李约瑟先生曾评价,郑和下西洋创造了世界航海史上的几个第一:时间最早、规模最大,造船工业技术最先进(能造世界最大最好的船),航海技术最先进,海军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欧洲所有的海军力量加起来也抵不上明朝的海军力量),这证明当时中国的国力也是世界最强的。我们已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倡议:把2005年定为“世界海洋和平年”。因为郑和下西洋是和平出访,没有占领别国一寸土地,而是促进了中国和世界各国的友好往来。

  张序三(原海军副司令员、军事科学院政委,中将):看了范春歌拍的片子,听了她的介绍,我感到作为记者真不容易。对郑和下西洋,我也知道一点,这次她给了我比较直观的了解,使我们对筹办2005年庆祝郑和下西洋600周年活动的信心更足了。郑和下西洋不仅是我们中国的骄傲,也是全世界的骄傲。美国《国家地理》杂志1998年2月份推出在过去1000年中最具有历史影响的30位世界探险家,惟一的一位东方人是郑和。当年郑和率领的满载2.7万人的船队,最远到达非洲东海岸。如此庞大的船队,别说在当时,就是现在也是不可思议的。一个船队,管理有序、粮食饮水保障充足,而且在28年间7次远行中没有出现疫情,这是十分了不起的,充分显示了当时中国的强大国力。

  认识郑和下西洋的历史、研究郑和的史迹、发扬郑和的精神,对于建设做了多年强国之梦的中国来说,具有积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因此,我们正在筹备郑和下西洋600周年纪念活动,它的意义有四个:一是宣传世界海洋和平友好交流;二是弘扬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科技航海传统;三是团结海内外、海峡两岸炎黄子孙,加强海洋意识;四是共同把中国建成世界海洋大国。

  林祖乙(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和是我国大规模航海的先驱,纪念他、宣传他对推动我们今天的对外开放非常有意义。中国现在是世界公认的航海大国,早在1989年就被列为世界8个海洋大国之一,我参加了那次国际海事会议,竞争是十分激烈的,但我们当之无愧地当选了,并被评为A类海洋大国。

  但是确切地说,中国是航海大国,但还不是航海强国。成为航海强国是我们的目标,这需要全社会各阶层的重视。重视公路建设已经成为全民的共识,“要想富先修路”这样的标语处处可见,但是对海洋的开发利用还没有引起重视,现在亟须提高全民的海洋意识。

  陈炳鑫(中国大洋协会会长):说到海洋意识,我们得向外国人学习。1998年是葡萄牙航海家达伽玛航海500周年,葡萄牙向联合国提议,将这一年定为“国际海洋年”,在葡萄牙召开了“国际海洋博览会”,宣传铺天盖地,其实葡萄牙的真正目的是在于宣传他们的达伽玛。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幕式上,哥伦布当年发现新大陆乘坐的帆船做成了模型轰动全场,全球数十亿人目睹了这一盛况。外国人很会利用自己的一件事来宣传,我们在这一点上做得就不够。

  以前我们说的“寸土必争”是指在大陆上,现在我们对海洋也要“寸海必争”。陆地上的疆域已经基本定局了,海上的“跑马圈地”运动还未最终定局。海洋具有丰富的宝藏,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没有“海洋意识”是要吃大亏的。

  马胜利(海政宣传部副部长):对“郑和下西洋”的研讨和重视以及范春歌“重走郑和路”的采访,对我们海军建设具有特殊意义。希望范春歌在结束采访之后,能再到“郑和”号舰上来,向我们的海军讲讲自己的采访感受。

  郑和率数万人下西洋,证明当年中国的国力非常强大,海军力量举世无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我们海军的力量一度很薄弱,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将军出访都只能乘飞机,而不是坐我们自己的军舰。现在我们的海军已出访了许多国家和地区,而且绕过了好望角,从“黄海海军”成为真正的“蓝海海军”。出访舰所到之处,海外华人奔走相告,扬眉吐气,被访国家军队也对我们刮目相看。中国海军发展壮大也表明了中国有能力解决台湾问题,而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

  李科(中国船级社总裁、中国造船学会副理事长、中国航海学会副理事长):范春歌“重走郑和路”,充满了爱国主义情愫,这一点尤其让我们这些经常身在海外工作的人深有同感。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随着中国国力的日益强大,我国的远洋实力越来越强。我们中国船级社现在是世界前八强,位居俄罗斯等海洋大国之前。我国的造船能力、造船水平不断提高,远洋作业范围日益扩大,我们的远洋捕捞船队已远达汤加、斐济。我们中国船级社在世界各地已经建立了150多个网点,我们的宗旨是,凡是有中国船只到达的地方,就有我们中国船检。

  范春歌有些很精彩的观点,我对她纪录片中最后一段话印象很深,她说:“我爱我的祖国。在历史跨入21世纪之际,让我们把目光投向那片辽阔的海洋。600年前我们曾经有过波澜壮阔的蔚蓝色,今天新千年的大海再次向中国开放。有那片蔚蓝作底色,我们一定能再一次创造奇迹,历史已经注视着你和我。”

  1405年7月11日,郑和率领当时世界上最庞大、最先进的一支远洋船队,从江苏刘家港起航,向波涛汹涌的印度洋进发。此后的28年中,郑和船队浩浩荡荡七下西洋,探访了当时的近40个国家和地区,最远抵达红海沿岸和非洲东海岸。

  郑和七下西洋,规模浩大,每次出洋船数都超过200艘,最多一次317艘,人数达2.7万之众。最大的船有9桅、12帆,全长142米,全木质结构,吃水量达上万吨,即使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要造出这样的全木结构大船也非常困难。

  1492年,哥伦布驾船远行,去寻找梦想中的东方乐土,却意外地发现了美洲大陆。1519年,麦哲伦才开始他的环球航行。但他们的航行,要比郑和晚了大约一个世纪。哥伦布的帆船与郑和的船只相比,简直就是救生艇与泰坦尼克号的差别。

  作为中国探索世界、寻求沟通的一次重大历史事件,郑和在中国历史上书写了辉煌的一笔,成为千古流芳的英雄,至今仍影响着千千万万的炎黄子孙。

  在中国北京和台湾省,两位退役海军将领正在共同致力于筹备2005年“郑和下西洋600周年”大型庆贺活动,参加者将是全球各地的华人……

  2000年7月11日,《武汉晚报》著名女记者范春歌独自一人开始了“红金龙之旅———重走郑和路”的越洋采访。(施晓亮)

      彩77,彩77官网,彩77平台注册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滨海大道81号南洋大厦2102
  • Copyright © 2002-2011 彩77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滇ICP备19002631号-5
  • 技术支持:彩77网站地图